細數平生事史上網紅,陳子昂

love苦瓜 發表于 2020-04-16 10:59:35 | 只看該作者
0 0


唐代科舉考試之難,向來被人用“五十少進士”來形容。


貞元十六年(公元785年),二十七歲的白居易高中進士后,在大雁塔內激動地題名說,“我是17個進士里最年輕的!”。


次年,他被朝廷授以拾遺之職,于是寫詩夸贊曾擔任此職的前輩:“杜甫陳子昂,才名括天地。”




與杜甫齊名、被白居易尊敬的陳子昂,進士及第時才二十三歲。


當時在京城內,他當眾摔壞萬金胡琴,向眾人展示自己的詩文才華,聲華溢郡、風頭無兩。


那時被眾人擁躉的他怎么也想不到,若干年后,自己會在幽州臺留下“前不見古人,后不見來者”的孤獨詩句。


?蜀地少年,浪子回頭


陳子昂家在四川,俗話說得好:“少不入川,老不出蜀”,蜀地是個溫柔鄉,也是英雄冢。


父親陳元敬是當地有名的富商,原生家庭的優渥,讓陳子昂秉性紈绔,甚至到了十八歲都沒碰過書,這讓他與其他一心考功名入仕的同齡人格格不入。


陳家以豪俠重義聞名鄉里,某年大饑,“一朝散萬鐘之粟而不求報”。


這種寬宏博愛的家風,讓陳子昂也輕財好施。


他常和幾個小兄弟到各處游玩,順便給路遇的窮人些錢財,算是一個公子哥兒的自我價值實現了。



一次到當地縣學,看到學堂里的小孩皓首窮經、埋頭苦讀,滿口三皇五帝王霸之經,他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。


原來比起施些小恩小惠,這些經世致用的道理,才是真正能濟眾生,建功業。


一朝聞道,有如醍醐灌頂。于是他慨然立志,謝絕門客發奮求學,傳奇的一生就此開始。


他在老家的金華山上,給自己建了一個別院,專門用來閉門讀書,別院被后世稱為“陳公學堂”。


富二代就是富二代,連讀書都要專門建個別墅。



每一個寒星寥落的夜晚,陳子昂終于初識孤獨,然而此時的獨處,是為了日后能一鳴驚人。


三年埋首故紙堆,他“經史百家,罔不賅覽”,比十年苦讀的學子更有天資。



打鐵需趁熱,陳子昂帶著滿腔宏愿,馬不停蹄東赴洛陽參試進士,沒想卻以落第告終。


那些詩文才情不及他的,反倒春風得意,而這,已是陳子昂二度落第。

這世上想魚躍龍門的人數不勝數,光有才情,空無門路,自己需要一個被人所知的“投名狀”


一百萬買琴,轟動京師,眾人自然翹首以待個中結果,殊不知,這是陳子昂精心策劃的大戲。


第二天,他當著眾人的面,舉起那把琴奮力一擲,千金之琴,頓時粉身碎骨。驚駭之下,人們對這個青年人的好奇更濃了幾分。


陳子昂這時走上高臺,語調自信激昂道:“我陳子昂自蜀入京,攜詩文百軸,竟無一人賞識,你們卻對這種低賤樂器興味甚濃!”


說罷,讓家丁給眾人分發自己的詩文,眾人讀罷,頓時對他刮目相看,大氣逼人,文采四溢。


一傳十,十傳百,一夜之間,一摔百萬的陳子昂,終于以才情名滿京城。


文人炒作自己,并不鮮見。


古有毛遂按劍逼楚王的自薦,也有歐陽修推薦蘇軾時“當避此一人,放出一頭地”的幫炒。


而陳子昂這招千金碎琴,如果沒有絕對實力作為底氣,再妙的營銷也只是買櫝還珠。第二年,陳子昂如愿進士及第,走入經世的仕途之路。

從軍再貶,幽臺千古


入獄一年后,陳子昂被釋出獄,官復原職,此時契丹在營州發動叛亂,一路劫掠直逼幽州,也就是今天的北京。


陳子昂請命隨軍,當時東征將領武后侄子武攸宜,是一個不會領兵的庸才,在他的指導下唐軍屢戰屢敗。


心急如焚的陳子昂多次建議,都被他駁回,最后干脆將他再次貶職。



少年自負凌云筆,到而今、春華落盡。


年少時“感時思報國,拔劍起蒿萊。”如今只能空余滿腔無奈,心灰意冷時,陳子昂登臨幽州臺。


曠野四下無人,風在耳邊嘯如嗚咽,俯仰之間,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席卷全身,于是,他留下了這篇堪比屈子投江的《登幽州臺歌》:


前不見古人,

后不見來者。

念天地之悠悠,

獨愴然而涕下。


此時,離他初入京城,意氣風發的“千金碎琴”,已過去了十幾年。


年少時,以為孤獨就是金華山上的三年苦讀,漏斷人靜無誰知;


兩試不中時,以為孤獨就是懷才如懷玉,偏無人識得寶物;


如今,一個人身處蒼茫高臺,無人知,無人懂,只能踽踽獨行,這才明白,真正的孤獨,是沒有同類,當他選擇了做自己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一生獨行。


三十八歲時,陳子昂終于萬念俱灰,以父親生病為由辭官回鄉。


送走年邁的父親之后,身心疲憊的他居然還不被放過,在武攸宜的指使下,當地縣令段簡網羅各種莫須有的罪名,把陳子昂下獄,并在獄中折磨致死,時年四十一歲。



賈平凹曾說:“孤獨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遺棄,而是無知己,不被理解。?真正的孤獨者不言孤獨,偶爾作些長嘯,如我們看到的獸。”


陳子昂死前曾算過一卦,結果是大兇,于是仰而號曰:“天命不佑我”。


他做諫官時,“寧鳴而死,不默而生”,在朝中屢遭嫉恨,以致于受重誅和戕害,其遭遇哪非天命,全在人為。


《感遇三十八首》 第二十三

翡翠巢南海,雄雌珠樹林。

何知美人意,驕愛比黃金。

殺身炎州里,委羽玉堂陰。

旖旎光首飾,葳蕤爛錦衾。

豈不在遐遠,虞羅忽見尋。

多材信為累,嘆息此珍禽。



陳子昂曾作詩感嘆,翡翠鳥外形美麗卻被人殺身去羽,多才反遭其累,自己亦然。


如果可以,多想回到二十多歲年少時,飛鳥能自在投林的日子,但萬事無如果。


若沒有年少時的幡然醒悟,金華山的三年蟄伏,也就沒有上承初唐,下啟李杜的文學成就,他“橫制頹波,天下翕然質文一變”,以剛健高雅沖淡之音,一掃六代纖弱。


入仕后,如果沒有堅持那份初心,也就不會有幽州臺上的絕唱。



陳子昂,一個浪子回頭的開始,一個倏然轉折的收尾。


在他短暫的四十多年里,童年時自在為人,少年時一夜名動京城,壯年宦海沉浮。


而他這一生,沒有一刻不在做自己,也因此,他的孤獨,萬古同心。



文章整理 | 韓仕朗

部分圖文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。

主編微信號:skz1984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立即注冊

x

本帖被以下淘專輯推薦: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加入我們,

發現生活更美好...

立即注冊

如果您已擁有本站賬戶,則可

鄭州有色金屬價格交流組
鄭州有色金屬價格交流組
返回頂部
香港皇冠博公司会员 加拿大快乐8开奖中心 时时中彩票app下载软件 东方6十1最新开奖号码 闲来广东麻将精华版 安徽快三哪里下载 哈灵麻将官网下载 好彩1开奖历史记录 香港免费平特四连肖 中盛配资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规定 中金在线网 陕汽潍柴之争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下找 pc蛋蛋pc 体彩排列3玩法介绍 福建22选5精英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