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法者的福音:中國歷代書法名家論學書

花花廚房日記 發表于 2020-04-03 09:06:16 | 只看該作者
0 0



傳統國學文化交流:致力于打造“一體化”傳統國學交流、學習殿堂。歡迎關注!投稿方式:搜索微信號:z1209291398

您的關注將是中國傳統文化發展的源動力





[·李斯·用筆法]


  夫用筆之法,先急回,回疾下;如鷹望鵬逝,信之自然,不得重改。送腳,若游魚得水;舞筆,如景山興云。或卷或舒、乍輕乍重,善深思之,理當自見矣。


?

?? [·崔瑗·草書勢]

  書契之興,始自頡皇;寫彼鳥跡,以定文章。爰暨末葉、典籍彌繁;時之多僻,政之多權。官事荒蕪,勦其墨翰;惟多佐隸,舊字是刪。草書之法,蓋又簡略;應時諭指,用于卒迫。兼功并用,愛日省力;純儉之變,豈必古式。觀其法象,俯仰有儀;方不中矩,圓不中規。抑左揚右,望之若欹。獸跂鳥跱,志在飛移;狡兔暴駭,將奔未馳。或□□,狀似連珠;絕而不離。畜怒怫郁,放逸后奇。或凌邃惴栗,若據高臨危,旁點邪附,似螳螂而抱枝。絕筆收勢,馀綖糾結;若山蜂施毒,看隙緣巇;騰蛇赴穴,頭沒尾垂。是故遠而望之,漼焉若注岸奔涯;就而察之,一畫不可移。幾微要妙,臨時從宜。略舉大較,仿佛若斯。


?? [·鐘繇·用筆法]


  魏鐘繇少時,隨劉勝入抱犢山學書三年,還與太祖、邯鄲淳、韋誕、孫子荊、關枇杷等議用筆法。繇忽見蔡伯喈筆法于韋誕坐上,自捶胸三日,其胸盡青,因嘔血。太祖以五靈丹救之,乃活。繇苦求不與。及誕死,繇陰令人盜開其墓,遂得之,故知多力豐筋者圣,無力無筋者病,一一從其消息而用之,由是更妙。
  繇曰:豈知用筆而為佳也。故用筆者天也,流美者地也。非凡庸所知。臨死,乃從囊中出以授其子會,諭曰:吾精思學書三十年,讀他法未終盡,后學其用筆。若與人居,畫地廣數步,臥畫被穿過表,如廁終日忘歸。每見萬類,皆畫象之。
  繇解三色書,然最妙者八分也。點如山摧陷,摘如雨驟;纖如絲毫,輕如云霧;去若鳴鳳之游云漢,來若游女之入花林,燦燦分明,遙遙遠映者矣。


?? [·衛鑠·筆陣圖]

  夫三端之妙,莫先乎用筆;六藝之奧,莫重乎銀鉤。昔秦丞相斯所見周穆王書,七日興嘆,患其無骨。蔡尚書邕入鴻都觀碣,十旬不返,嗟其出群。故知達其源者少,暗于理者多。近代以來,殊不師古,而緣情棄道,才記姓名,或學不該贍,聞見又寡,致使成功不就,虛費精神。自非通靈感物,不可與談斯道矣。今刪李斯《筆妙》,更加潤色,總七條,并作其形容,列事如左,貽諸子孫,永為模范,庶將來君子,時復覽焉。筆要取崇山絕仞中兔毫,八九月收之,其筆頭長一寸,管長五寸,鋒齊腰強者。其硯取前涸新石,潤澀相兼,浮津耀墨者。其墨取廬山之松煙,代郡之鹿角膠,十年以上,強如石者為之。紙取東陽魚卵,虛柔滑凈者。凡學書字,先學執筆,若真書,去筆頭二寸一分,若行草書,去筆頭三寸一分,執之。下筆點畫波撇屈曲,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。初學先大書,不得從小。善鑒者不寫,善寫者不鑒。善于筆力者多骨,不善筆力者多肉;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,多肉微骨謂之墨豬:多力豐筋者圣,無力無筋者病。一一從其消息而用之。
 如高峰墜石,磕磕然實如崩也。丿 陸斷犀象。 百鈞弩發。丿萬歲枯藤。 崩浪雷奔。  勁弩筋節。
  ”[]?如千里陣云,隱隱然其實有形。
  ”[]?如高峰墜石,磕磕然實如崩也。
  丿”[]?陸斷犀象。
  “┐”[]?百鈞弩發。
  ”[]?萬歲枯滕。
  ”[]?崩浪雷奔。
  “”[橫折鉤]?勁弩筋節。
  右七條筆陣出人斬斫圖。執筆有七種。有心急而執筆緩者,有心緩而執筆急者。若執筆近而不能緊者,心手不齊,意后筆前者敗;若執筆遠而急,意前筆后者勝。又有六種用筆:結構圓備如篆法;飄揚灑落如章草;兇險可畏如八分;竊窕出入如飛白;耿介特立如鶴頭;郁拔縱橫如古隸。然心存委曲,每為一字,各象其形,斯造妙矣,書道畢矣。永和四年,上虞制記。


?? [·王羲之·論書]


  吾書比之鐘、張當抗行,或謂過之,張草猶當雁行。張精熟過人,臨池學書,池水盡墨,若吾耽之若此,未必謝之。后達解者,知其評之不虛。吾盡心精作亦久,尋諸舊書,惟鐘、張故為絕倫,其馀為是小佳,不足在意。去此二賢,仆書次之。頃得書,意轉深,點畫之間皆有意,自有言所不盡。得其妙者,事事皆然。平南李式論君不謝。


?? [·王羲之·自論書]

  吾書比之鐘、張當抗行,或謂過之,張草猶當雁行。張精熟過人,臨池學書,池水盡墨,若吾耽之若此,未必謝之。后達解者,知其評之不虛。吾盡心精作亦久,尋諸舊書,惟鐘、張故為絕倫,其馀為是小佳,不足在意。去此二賢,仆書次之。頃得書,意轉深,點畫之間皆有意,自有言所不盡。得其妙者,事事皆然。平南李式論君不謝。

?? [·王羲之·題衛夫人筆陣圖后]

  夫紙者陣也,筆者刀矟也,墨者鍪甲也,水硯者城池也,心意者將軍也,本領者副將也,結構者謀略也,飏筆者吉兇也,出入者號令也,屈折者殺戮也,著筆者調和也,頓角者是蹙捺也。始書之時,不可盡其形勢,一遍正腳手,二遍少得形勢,三遍微微似本,四遍加其遒潤,五遍兼加抽拔。如其生澀,不可便休,兩行三行,創臨惟須滑健,不得計其遍數也。
  夫欲書者,先乾研墨,凝神靜思,預想字形大小、偃仰、平直、振動,令筋脈相連,意在筆前,然后作字。若平直相似,狀如算子,上下方整,前后平直,便不是書,但得其點畫耳。昔宋翼常作此書,翼是鐘繇弟子,繇乃叱之。翼三年不敢見繇,即潛心改跡。每作一波,常三過折筆;每作一點,常隱鋒而為之;每作一橫畫,如列陣之排云;每作一戈,如百鈞之駑發;每作一點,如高峰墜石;屈折如鋼鉤;每作一牽,如萬歲枯藤;每作一放縱,如足行之趣驟。翼先來書惡,晉太康中有人于許下破鐘繇墓,遂得《筆勢論》,翼讀之,依此法學書,名遂大振。欲真書及行書,皆依此法。
  若欲學草書,又有別法。須緩前急后,字體形勢,狀如龍蛇,相鉤連不斷,仍須棱側起伏,用筆亦不得使齊平大小一等。每作一字須有點處,且作馀字總竟,然后安點,其點須空中遙擲筆作之。其草書,亦復須篆勢、八分、古隸相雜,亦不得急,令墨不入紙。若急作,意思淺薄,而筆即直過。惟有章草及章程、行狎等,不用此勢,但用擊石波而已。其擊石波者,缺波也。又八分更有一波謂之隼尾波,即鐘公《太山銘》及《魏文帝受禪碑》中已有此體。
  夫書先須引八分、章草入隸字中,發人意氣,若直取俗字,則不能先發。予少學衛夫人書,將謂大能;及渡江北游名山,見李斯、曹喜等書,又之許下,見鐘繇、梁鵠書,又之洛下,見蔡邕《石經》三體書,又于從兄洽處,見張昶《華岳碑》,始知學衛夫人書,徒費年月耳。遂改本師,仍于眾碑學習焉。時年五十有三,恐風燭奄及,聊遺于子孫耳。可藏之石室,勿傳非其人也。



?? [·索靖·草書狀]

  圣皇御世,隨時之宜,倉頡既生,書契是為。
  科斗鳥篆,類物象形,睿哲變通,意巧滋生。
  損之隸草,以崇簡易,百官畢修,事業并麗。
  蓋草書之為狀也,婉若銀鉤,飄若驚鸞,舒翼未發,若舉復安。
  蟲蛇虬蟉,或往或還,類婀娜以羸羸,欻奮而桓桓。
  及其逸游盼向,乍正乍邪,騏驥暴怒逼其轡,海水窳窿揚其波。
  芝草葡陶還相繼,棠棣融融載其華;玄熊對踞于山岳,飛燕相追而差池。
  舉而察之,以似乎和風吹林,偃草扇樹,枝條順氣,轉相比附,竊嬈廉苫,隨體散布。
  紛擾擾以猗,靡中持疑而猶豫。玄螭狡獸嬉其間,騰猿飛鼬相奔趣。
  凌魚奮尾,駭龍反據,投空自竄,張設牙距。
  或者登高望其類,或若既往而中顧,或若俶儻而不群,或若自檢于常度。
  于是多才之英,篤藝之彥,役心精微,耽此文憲。
  守道兼權,觸類生變,離析八體,靡形不判。
  去繁存微,大象未亂,上理開元,下周謹案。
  騁辭放手,雨行冰散,高間翰厲,溢越流漫。
  忽班班成章,信奇妙之煥爛,體磥落而壯麗,姿光潤以粲粲。
  命杜度運其指,使伯英回其腕,著絕勢于紈素,垂百世之殊觀。


? ?


?? [·歐陽詢·三十六法]

  排疊:字欲其排疊疏密停勻,不可或闊或狹,之字,“旁、旁之類,《八訣》所謂分間布白",又曰調勻點畫是也。高宗《唱法》所謂堆垛亦是也。
  避就:避密就疏,避險就易,避遠就近,欲其彼此映帶得宜。又如,上一撇既尖,下一撇不當相同;字一筆向下,一筆向左;“字下拔出,則上必作點,亦避重疊而就簡徑也。
  頂戴:字之承上者多,惟上重下輕者,頂戴,欲其得勢,之類,《八訣》所謂斜正如人上稱下載,又謂不可頭輕尾重是也。
  穿插:字畫交錯者,欲其疏密,長短、大小勻停,"""""""""""""""""之類,《八訣》所謂四面停勻,八邊具備是也。
  向背:字有相向者,有相背者,各有體勢,不可差錯。相向如"""""之類是也。相背如""""之類是也。
  偏側:字之正者固多,若有偏側、欹斜,亦當隨其字勢結體。偏向右者,""""之類;向左者,""""""之類;正如偏者,""""""之類。字法所謂偏者正之,正者偏之,又其妙也。《八訣》又謂勿令偏側,亦是也。
  挑¤:字之形勢,有須挑¤,"""""之類;又如""""之字,左邊既多,須得右邊¤,""之類,上偏者須得下¤,使相稱為善。
  相讓:字之左右,或多或少,須彼此相讓,方為盡善。如"旁、"旁、"旁諸字,須左邊平直,然后右邊可作字,否則妨礙不便。如[上無四]",以中央"字上畫短,讓兩";",其中近下,讓兩出;如",兩旁俱上狹下闊,亦當相讓;如",“在左者,宜近上,“"",“在右者宜近下,使不防礙,然后為佳,此類嚴也。
  補空:如",作點須對左邊實處,不可與"、諸',字同。如',',',之類,欲其四滿方正也,如《醴泉銘》"字是也。
  覆蓋:如之類,點須正,畫須圓明,不宜相著,上長下短。
  貼零:""""之類是也。粘合:字之本相離開者,即欲粘合,使相著顧揖乃佳,如諸偏旁字之類是也。
  捷速:如"之類,兩邊速宜圓¤,用筆時左邊勢宜疾,背筆時意中如電是也。
  滿不要虛:"""""之類是也。
  意連:字有形斷而意連者,""""之類是也。
  覆冒:字之上大者,必覆冒其下,"頭、"榮字頭,“""之類是也。
  垂曳:垂如"之類,曳如"""""之類是也。
  借換:如《醴泉銘》字就字右點,作"字左點,此借換也。《黃庭經》“¤”,“¤”,亦借換也。又如,,,法帖中或作“¤”、或作",亦借換也。又如之為之為",“之為“¤[上我下鳥]”,“¤[左鳥右我]”之類,為其字難結體,故互換如此,亦借換也,所謂東映西帶是也。
  增減:字有難結體者,或因筆畫少而增添,"之為“¤”之為“¤”,是也。或因筆畫多而減省,"之為“¤”之為“¤"。但欲體勢茂美,不論古字當如何書也。
  應副:字之點畫稀少者,欲其彼此相映帶,故必得應副相稱而后可。如"之類,必一畫對一畫,相應亦相副也。
  撐拄:字之獨立者,必得撐拄,然后勁可觀。如"""""""',"之類是也。
  朝揖:凡字之有偏旁者,皆欲相顧,兩文成字者為多,之類,與三體成字者,之類,尤欲相朝揖,《八訣》所謂迎相顧揖是也。
  救應:凡作字,一筆才落,便當思第二、三筆如何救應,如何結裹,《書法》所謂意在筆先,文向思后是也。
  附離:字之形體,有宜相附近者,不可相離,"”,凡有"旁者之類,以小附大,以少附多是也。
  回抱:回抱向左者如"""“¤"之類,向右者如""""之類是也。
  包裹:謂如"打圈之類四圍包裹者也;“"",上包下,“""、下包上;",左包右;"",右包左之類是也。卻好:謂其包裹斗湊不致失勢,結束停當,皆得其宜也。
  小成大:字以大成小者,",“下大者是也。以小成大,則字之成形及其小字,故謂之小成大,"字只在末后一[]",“字只在末后一“]",“字一拔,“"字一點之類是也。   小大成形:謂小字大字各字有形勢也。東坡先生曰:大字難于結密而無間,小字難于寬綽而有余,若能大字結密,小字寬綽,則盡善盡美矣。
  小大大小:《書法》曰,大字促令小,小字放令大,自然寬猛得宜。譬如"字之小,難與"字同大,""字之疏,亦欲字畫與密者相間,必當思所以位置排布,令相映帶得宜,然后為上。或曰:“謂上小下大,上大下小,欲其相稱。"亦一說也。
  左小右大:此一節乃字之病,左右大小,欲其相停,人之結字,易于左小而右大,故此與下二節,著其病也。
  左高右低?左短右長:此二節皆字之病。不可左高右低,是謂單肩。左短右長,《八訣》所謂勿令左短右長是也。
  褊:學歐書者易于作字狹長,故此法欲其結束整齊,收斂緊密,排疊次第,則有老氣,《書譜》所謂密為老氣,此所以貴為褊也。
  各自成形:凡寫字欲其合而為一亦好,分而異體亦好,由其能各自成形故也。至于疏密大小,長短闊狹亦然,要當消詳也。
  相管領:欲其彼此顧盼,不失位置,上欲覆下,下欲承上,左右亦然。
  應接:字之點畫,欲其互相應接。兩點者如"""自相應接;三點者如"則左朝右,中朝上,右朝左;四點如""二字,則兩旁二點相應,中間接又作灬亦相應接;至于丿、\[]""""之類亦然。
  已上皆言其大略,又在學者能以意消詳,觸類而長之可也。

?? [·虞世南·書旨述]

  客有通元先生,好求古跡,為余知書啟之發源,審以臧否。曰:余不敏,何足以知之。今率以見聞,隨紀年代,考究興亡,其可為元龜者,舉而敘之。古者畫卦立象,造字設教。愛置形象,肇乎倉史。仰觀俯察,鳥跡垂文。至于唐、虞,煥乎文章,暢于夏、殷,備乎秦、漢。洎周宣王史史籀,循科斗之書,采倉頡古文,綜其遺美,別署新意,號曰籀文,或謂大篆。秦丞相李斯,改省籀文,適時簡要,號曰小篆,善而行之。其倉頡象形,傳諸典策,世絕其跡,無得而稱。其籀文、小篆,自周、秦以來,猶如參用,未之廢黜。或刻以符璽,或銘于鼎鐘,或書之旌鉞,往往人間時有見者。夫言篆者,傳也。書者,如也。述事契誓者也。字者,孳也,孳乳浸多者也。而根之所由,其來遠矣。
  先生曰:古文籀篆,曲盡而知之,愧無隱焉。隸、草攸止,今則未聞,愿以發明,用祛昏惑。曰:至若程邈隸體,因此罪隸,以名其書,樸略微奧,而歷祀增損,亟以湮淪。而淳、喜之流,亦稱傳習,首變其法,巧拙相沿,未之超絕。史游制于急就,創立草藁,而不之能;崔、杜析理,雖則豐研,潤色之中,失于簡約。伯英重以省繁,飾之銛利,加之奮逸,時言草圣,首出常倫。鐘太傅師資德升,馳騖曹、蔡,仿學而致一體,真楷獨得精研。而前輩數賢,遞相矛盾,事則恭守無舍,義則尚有理疵,未分賢明,失之斷割。逮乎王廙、王洽、逸少、子敬,剖析前古,無所不工。八體六文,心揆其理;俯拾眾美,會茲簡易;制成今體,乃窮奧旨。
  先生曰:放戲!三才審位,日月燭明,固資異人,一敷而化,不然者何以臻妙!無相奪倫,父子聯聯,軌范后昆。先生曰:書法玄微,其難品繪,今之優劣,神用無方,小學疑迷,惕然將寤。而旨述之義,其聞乎?”曰:無讓繁詞,敢以終序。

?? [·虞世南·筆髓論]

  [敘體]?文字經藝之本,王政之始也。倉頡象山川江海之狀,龍蛇鳥獸之跡,而立六書。戰國政異俗殊,書文各別,秦患多門,約為八體,后復訛謬,凡五易焉,然并不述用筆之妙。及乎蔡邕、張、索之輩,鐘繇、衛、王之流,皆造意精微,自悟其旨也。
  [辨應]?心為君,妙用無窮,故為君也。手為輔,承命竭股肱之用故也。力為任使,纖毫不撓,尺寸有余故也。管為將帥,處運用之道,執生殺之權,虛心納物,守節藏鋒故也。毫為士卒,隨管任使,跡不凝滯故也。字為城池,大不虛,小不孤故也。
  [指意]?用筆須手腕輕虛。虞安吉云:夫未解書意者,一點一畫皆求象本,乃轉自取拙,豈成書邪!太緩而無筋,太急而無骨,橫毫側管則鈍慢而肉多,豎管直鋒則干枯而露骨。終其悟也,粗而能銳,細而能壯,長者不為有余,短者不為不足。
  [釋真]?筆長不過六寸,捉管不過三寸,真一、行二、草三。指實掌虛。右軍云:書弱紙強筆,強紙弱筆;強者弱之,弱者強之。遲速虛實,若輪扁斲輪,不疾不徐,得之于心,應之于手,口所不能言也。拂掠輕重,若浮云蔽于晴天;波撇勾截,若微風搖于碧海。氣如奔馬,亦如朵鉤,輕重出于心,而妙用應乎手。然則體若八分,勢同章草,而各有趣,無問巨細,皆有虛散,其鋒圓毫口,按轉易也。豈真書一體,篆、草、章、行、八分等,當覆腕上搶,掠毫下開,牽撇撥冢孀脅萆災付斯塵嘧籩匆印
  [釋行]?行書之體,略同于真。至于頓挫盤礡,若猛獸之搏噬;進退鉤距,若秋鷹之迅擊。故覆筆搶毫,乃按鋒而直行,其腕則內旋外拓,而環轉紓結也。旋毫不絕,內轉鋒也。加以掉筆聯毫,若石口玉瑕,自然之理。亦如長空游絲,容曳而來往;又以蟲網絡壁,勁而復虛。右軍云:游絲斷而能續,皆契以天真,同于輪扁。羲之又云:每作一點畫,皆懸管掉之,令其鋒開,自然勁健矣。
  [釋草]?草即縱心奔放,覆腕轉蹙,懸管聚鋒,柔毫外拓,左為外,右為內,起伏連轉,收攬吐納,內轉藏鋒也。既如舞袖,揮拂而縈紆;又若垂藤,樛盤而繚繞。蹙旋轉鋒,亦如騰猿過樹,逸蚪得水,輕兵追虜,烈火燎原。或體雄而不可抑,或勢逸而不可止,縱于狂逸,不違筆意也。羲之云。:透嵩華兮不高,逾懸壑兮能越,或連或絕,如花亂飛;若雄若強,逸意而不相副,亦何益矣。但先緩引興,心逸自急也,仍接鋒而取興,興盡則已。又生口鋒,任毫端之奇,象兔絲之縈結,轉剔劷嵌喙常寤蛉縞咝危蛉綾螅時蕹U螅治蕹L逡櫻晃餃縊穡貧嗖歡ǎ試譜治蕹6ㄒ病
  [契妙]?字雖有質,跡本無為,稟陰陽而動靜,體萬物以成形,達性通變,其常不主。故知書道玄妙,必資神遇,不可以力求也。機巧必須心悟,不可以目取也。字形者,如目之視也。為目有止限,由執字體既有質滯,為目所視遠近不同,如水在方圓,豈由乎水?且筆妙喻水,方圓喻字,所視則同,遠近則異,故明執字體也。字有態度,心之輔也;心悟非心,合于妙也。且如鑄銅為鏡,非匠者之明;假筆轉心,非毫端之妙。必在澄心運思至微至妙之間,神應思徹。又同鼓瑟輪音,妙響隨意而生;握管使鋒,逸態逐毫而應。學者心悟于至道,則書契于無為,茍涉浮華,終懵于斯理也。

?? [·米芾·海岳名言]

  歷觀前賢論書,征引迂遠,比況奇巧,如龍跳天門,虎臥鳳闕,是何等語?或遣辭求工,去法逾遠,無益學者。故吾所論要在入人,不為溢辭。
  吾書小字行書,有如大字。唯家藏真跡跋尾,間或有之,不以與求書者。心既貯之,隨意落筆,皆得自然,備其古雅。壯歲未能立家,人謂吾書為集古字,蓋取諸長處,總而成之。既老始自成家,人見之,不知以何為祖也。
  江南吳皖、登州王子韶大隸題榜古意盎然,我兒尹仁大隸題榜與之等。又幼兒尹知代我名書碑及手大字更無辨。門下許侍郎尤愛其小楷,云:每小簡可使令嗣書。謂尹知也。
  老杜作《薛程慧普寺》詩云:郁郁三大字,蛟龍發相纏。今有石本得視之,乃是橫勒倒收筆鋒,筆筆如蒸餅,字如人握兩拳,伸臂而立,丑怪難狀。由是論之,古無真大字明矣。
  葛洪天臺之觀飛白,為大字之冠,古今第一。歐陽詢道林之寺,寒儉無精神。柳公權國清寺,大小不相稱,費盡筋骨。裴休率意寫牌,乃有真趣,不陷丑怪。真字甚易,唯有體勢難,謂不如畫算,勻,其勢活也。
  字之八面,唯尚真楷見之,大小各自有分。智永有八面,已少鐘法。丁道護、歐、虞筆始勻,古法亡矣。柳公權師歐,不及遠甚,而為丑怪惡札之祖。自柳世始有俗書。
  唐官誥在世為褚、陸、徐嶠之體,殊有不俗者。開元以來,緣明皇字體肥俗,始有徐浩,以合時君所好,經生字亦自此肥。開元以前古氣,無復有矣。
  唐人以徐浩比僧虔,甚失當。浩大小一倫,猶吏楷也。僧虔、蕭子云傳鐘法,與子敬無異,大小各有分,不一倫。徐浩為顏真卿辟客,書韻自張顛血脈來,教顏大字促令小,小字展令大,非古也。
  石刻不可學,但自書使人刻之,已非己書也,故必須真跡觀之,乃得趣。如顏真卿,每使家僮刻字,故會主人意,修改波撇,致大失真。唯吉州廬山題名,題訖而去,后人刻之,故皆得其真,無做作凡俗之差,乃知顏出于褚也。又真跡皆無蠶頭燕尾之筆,與郭知運《爭坐位帖》,有篆箍氣,顏杰思也。柳與歐為丑怪惡札祖,其弟公綽乃不俗于兄。筋骨之說出于柳,世人但以怒張為筋骨,不知不怒張自有筋骨焉。
  凡大字要如小字,小字要如大字。褚遂良小字如大字,其后經生祖述,間有造妙者。大字如小字,未之見也。
  世人多寫大字時用力提筆,字愈無筋骨神氣,作圓筆頭如蒸餅,大可鄙笑。要須如小字,鋒勢備全、都無刻意做作乃佳。自古乃今,余不敏,實得之。榜字固已滿世,自有識者知之。
  石曼卿作佛號,都無回互轉折之勢,小字展令大,大字促令小,是顛教顏真卿謬論。蓋字自有大小相稱,且如太一之殿,作四窠分,豈可將字肥滿一窠,以對殿字乎!蓋自有相稱,大小不展促也。余嘗書天慶之觀字皆四筆,字多畫,在下各隨其相稱寫之,掛起氣勢自帶過,皆如大小一般,雖真有飛動之勢也。
  書至隸興,大篆古法大壞矣。篆籀各隨字形大小,故知百物之狀,活動圓備,各各自足。隸乃始有展促之勢,而三代法亡矣。
  歐、虞、褚、柳、顏、皆一筆書也。安排費工,豈能垂世?李邕脫子敬體,乏纖濃;徐浩晚年力過,更無氣骨:皆不如作郎官時《婺州碑》也。《董孝子》、《不空》,皆晚年惡札,全無研媚,此自有識者知之。沈傳師變格,自有超世真趣,徐不及也。御史蕭誠書太原題名,唐人無出其右。為司馬系《南岳真君觀碑》,極有鐘、王趣,馀皆不及矣。
  智永臨集《千文》,秀潤圓勁,八面具備,有真跡。自顛沛字起,在唐林夫處,他人所收不及也。
  字要骨格,肉須裹筋,筋須藏肉,帖乃秀潤生,布置穩,不俗。險不怪,老不枯,潤不肥。變態貴形不貴苦,苦生怒,怒生怪;貴形不貴作,作入畫,畫入俗:皆字病也。
  少成若天性,習慣若自然,茲古語也。吾夢古衣冠人授以折紙書,書法自此差進,寫與他人都不曉。蔡元長見而驚曰:法何太遽異耶?此公亦具眼人。章子厚以真自名,獨稱我行草,欲我書如排算子,然真字須有體勢乃佳爾。
  顏魯公行字可教,真便入俗品。尹仁等古人書,不知此學我書多。小兒作草書,大段有意思。
  智永硯成臼,乃能到右軍。若穿透,始到鐘、索也。可不勉之!
  一日不書便覺思澀,想古人未嘗片時廢書也。因思蘇之才《恒公至洛帖》,字明意殊有工,為天下法書第一。
  半山莊臺上多文公書,今不知存否?文公學楊凝式書,人鮮知之,余語其故,公大賞其見鑒。
  金陵幕山樓隸榜,乃關蔚宗二十一年前書,想六朝宮殿榜皆如是。


?? [·劉熙載·書概]

  圣人作《易》,立篆以盡。意,先天,書之本也:篆,后天,書之用也。
  書之有隸生于篆,如音之有微生于宮。故篆取力氣長,隸取勢險節短,蓋運筆與奮筆之辯也。  正書居靜以洽動,草書居動以洽靜。
  書要兼備陰陽二氣。大凡沈著屈郁,陰也;奇拔豪達,陽也。
  高韻深情,堅質浩氣,缺一不可以為書。
  怪石以丑為美,丑到極處,便是美到極處。一丑字中丘壑未易盡言。
  學書者始由不工求工,繼由工求不工。不工者,工之極也。
  書家一尚熟,而熟有精粗深淺之別,楷能用生為熟。熟乃可貴自世之輕俗滑易當之,而真熟亡矣。
  篆尚婉而通,南帖似之;隸欲精而密,北碑似之。
  北書以骨勝,南書以韻勝然北自有北之韻,南自有南之骨也。唐太宗論書曰:吾之所為,皆先作意,是以果能成。虞世南作《筆髓》,其一為《辯煮》,蓋書雖重法,然意乃法之所受命也。
  東坡論吳道子畫出新煮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。推之于書,但尚法度與豪放,而無新意妙理,末矣。
  它書,法多于意;草書,意多于法。故不善言草者,意法相害,善言草者,意法相成。

?? [·康有為·廣藝舟雙楫]

  變者,天也。
  吾謂書莫盛于漢,非獨其氣體之高,亦其變制最多,牢百代。杜度作草,蔡邕作飛白劉德升作行書,皆漢人也。晚季變真楷,后世莫能外,蓋體制至漢,變已極矣。
  北碑當魏世,隸、楷錯變,無體不有,綜其大致,體莊茂而者以逸氣,力沉著而出以澀筆,要以茂密為宗,當漢末至此百年,今古相際,文質斑。當為今之隸之極盛矣。
  古今之中。唯南碑與魏為可宗。可宗為何?日有十美一曰魄力雄強,二曰氣旬輝穆,三曰筆法跳躍,四曰點畫峻厚,五曰意態奇逸,六曰精神飛動,七曰興趣醋足,八曰骨法銅達,九曰結構天成,十曰血肉豐美,是十美者,唯魏碑,南碑有之。
  今日欲尊帖學,則翻之已懷,不得不尊碑:欲尚唐碑,則磨之已壞,不得不尊南、北朝碑。尊之者,非以其古也:筆畫完好,精神流露,易于臨摹,一也:可以考隸楷之變,二也:可以考后世之源流,三也:唐言結構,宋尚意態,六朝碑各體畢備,四也:筆法舒長刻人,雄奇角出,迎接不暇,實為唐。宋之所無有,五也:有是五者,不變宜于尊乎!
  綜而論之,書學與洽法,勢變略同,周以前為一體勢,漢為一體勢。魏晉至今為一體勢,皆千數百年一變,后之有變可以前事驗之也。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立即注冊

x

本帖被以下淘專輯推薦: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加入我們,

發現生活更美好...

立即注冊

如果您已擁有本站賬戶,則可

鄭州有色金屬價格交流組
鄭州有色金屬價格交流組
返回頂部
香港皇冠博公司会员 52白城麻将新版本 11选5中奖助手甘肃 辉煌棋牌怎么样 七星彩投注技巧和口诀 辽宁11选5走势图玩法 辽宁十一选五手机平台 意甲二十年二十人 普通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广东11选55开奖 国外赚美元集合网站 最新开奖号码 江苏11选5任三预测 三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 股票融资风险ˉ杨方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三全中多少倍